061.(1 / 2)

笑颜公司福利待遇好,到年底会依靠考核来发年终奖。沈清若的努力工作是有回报的,光是年终奖都拿到手软,并且因为海外部的主管调去深市,她现在已经正式升职,薪资待遇也比原来的要好。不止如此,在年会上她还抽中了一万块的现金奖,事业上的顺利跟步步高升令沈清若容光焕发,即便加班到晚上,每天忙到连追剧的时间都没有,她仍然感到充实开心。

离过年越来越近,海外部的很多工作都告一段落,沈清若终于有了时间,这天下午便带着两个孩子去外面吃好吃的,顺便在商场买新衣服过年。

寒假对于洛书颜跟沈宴来说也不无聊,毕竟一个要上舞蹈钢琴班,一个要上武术班,白天还得在家里预习下学期的功课。

两个孩子现在都有很多新衣服穿,洛天远偶尔会带他们出来逛街买,宋前进也会从深市港城那边给他们带新款,陆行森也不愿意落后旁人,每次从京市过来,后备箱都塞得满满当当的。从商场出来,沈清若临时发现将雨伞落在柜台了,叮嘱两个孩子就在商场门口等着,她折返回去拿。

就在两人百无聊赖的听着商场里的新年歌时,突然洛书颜感觉到有人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她回过头来,居然是江诚。

江诚穿着厚厚的棉服,手里捧着一个纸袋子,看到洛书颜,便咧开嘴笑了,露出一口白牙,尽显阳光,“洛书颜,你也来逛街啊?”

沈宴脸上的表情冷淡了许多,放在羽绒服口袋里的手也悄悄攥紧了。

洛书颜点头笑道:“恩,出来吃饭逛街,你呢?”

江诚也笑,“我姐姐带我出去买东西,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他想了想,将纸袋子递给她,“刚炒好的栗子,可香可甜了,你尝尝。”

洛书颜已经很撑了。

刚才沈姨带他们去吃西餐,她不止吃了牛排还吃了意面,之后更是放飞自我吃了甜品。

糖炒栗子虽然香,可她的胃实在没地方了。

她从不勉强自己,摆了摆手,“刚才吃多了,这会儿还撑着呢。谢谢你啊。”

江诚有些失落,“那好吧。”

万年背景板沈宴不咸不淡的开口:“走了。”

江诚似乎才注意到沈宴,他看向沈宴,脸上的笑容比看洛书颜时要淡许多,但从旁观者看来还是很热情,“沈同学,你这次期末考试发挥超常啊,都快满分了。”

洛书颜知道沈宴不爱搭理不熟的人,便代替他回答:“他不是发挥超常,这就是他的水平,他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第一,以前我们在宁城时,他本来都可以连跳几级的,但他没跳,所以啊,他跟我们不是一个年级的,你把他看成是高中生就行。”

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她说这话时,无论是语气还是表情,都有炫耀的成分在。

实际上,洛书颜说的也不是大话。

沈宴在宁城小学时就很出众,当时校领导也让他连跳几级,如果他当时真的跳级,现在才不是初一的学生,而是高中生呢,搞不好明年或者后年都能上大学了。

可出乎意料的是,他没有选择跳级,而是按部就班的,跟大部分普通孩子一样上完了小学。

沈清若向来尊重儿子的意愿,知道儿子不愿意跳级,也就没有勉强他。

见洛书颜眉飞色舞的吹嘘,沈宴侧过头看向她,脸上带了些若有似无的笑意。

江诚干巴巴的笑:“是吗?那好厉害。”

洛书颜心想,要不怎么是天才宝贝呢?

也就是沈宴比较低调,不然他说不定都已经考上大学了。

江诚被他姐姐叫走了,沈清若带着两个孩子到路边打车回家,等从计程车上下来,沈清若以征求意见的口吻问道:“小宴,书颜,我在想,要不要等工作没那么忙的时候去考个驾照?你们觉得呢?”

沈清若现在的经济条件好了很多,要是放在以前,她绝对不敢想买车的事,可现在不一样了,她哪怕买辆二手车也会比现在出行更方便吧?

洛书颜举手叫好,“好好好!沈姨以后就是有房有车又有钱了,想去哪里也不用求人,多好啊。”

看着沈姨跟原著中的女主角越来越不像,洛书颜反而感到开心。

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原著中沈家在京市几乎都快成了透明家族,沈姨的父母相继去世,现在摇摇欲坠的沈氏也是沈姨的叔父在掌权,虽然原著中没有详细写她被陆行森找到以后的生活,但也想得到,沈姨在陆家仍然是孤立无援的。

洛书颜认为,书里的结局就跟童话故事一样,都是被美化了的。

一句“公主跟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难道就能概括余生吗?

她相信,凭着一个男人的爱情堆砌成的城堡与大床,绝对睡得不是那样踏实安稳。

沈宴就没洛书颜那样激动,他只是说道:“妈,你学车注意安全。”

沈清若早就有了这个打算,之所以之前搁置,还是部门处于交接状态,没那么多时间,等得到了两个孩子的支持,前脚把他们送回家,后脚她就出门,准备去外面看看有哪些靠谱的驾校了。

洛书颜则像在自己家一样,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又拿了沈宴的坚果,准备看电视剧。

沈宴以往是不会参与这种追剧活动的,今天破天荒的在洛书颜身旁坐下,犹豫了好久之后才问道:“那个江诚是怎么回事?”

洛书颜还在剥核桃,闻言疑惑的看他,“什么怎么回事?”

“那个江诚……”沈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想问什么问题他当然知道,但话到嘴边就是开不了口,“他……”

沈宴很少说话吞吞吐吐。

洛书颜耐着性子听他说,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她还在纳闷呢,电视剧里女主角正在质问男主角究竟爱谁,她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诧异的看他,“你该不会是认为我跟班长有什么吧?”

沈宴沉默:“……”

洛书颜惊了几秒,后哈哈大笑起来,“你怎么会这么想?”

沈宴的脸色已经很沉了,要是放在往常,他早就起身回房了,不给洛书颜猖狂的机会,可今天,他太想知道答案,于是只能忍耐着。

洛书颜笑够了以后问他:“你天天脑子里在想什么?我是不知道班长心里怎么想的,但我是不可能会喜欢一个初中生的。”

沈宴面色僵硬:“什么意思?”

“谁会喜欢初中生啊,初中生懂什么?”洛书颜对沈宴向来都不会有所隐瞒,这会儿家里也没人,她便放肆起来,“我跟你说,我算是看透了,可能初中女生的喜欢是真的,但这个年纪男生的喜欢那就是一阵风,吹吹也就算了,我为什么要喜欢初中生,是电视不好看吗,是学业很轻松吗?”

洛书颜真不是歧视初中男生。

准确地说,哪怕上了高中,这些男生的喜欢就飘得很。

从陈盛云送给她的那罐纸星星就可以看出来了!陈盛云为什么能拿走别的女生送给陈盛风的礼物,还不是因为陈盛风不珍惜,陈盛云为什么说将从哥哥那里拿走的纸星星是他亲手叠的,他说那话时的表情可比金子还真!

枉她作为一个活了两辈子的人都没看出他是在说谎……

最新小说: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 末世大俗人 我修仙有提示语 古神养育者 贞观三百年 逆光异闻录 快穿异世逃生指南 我女友是up主 大镜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