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2 / 2)

因为前后被儿子以及舞蹈老师赶走,陆行森便没了兴致,老老实实去车上等着两个孩子下课。

洛书颜跟沈宴下课以后,都累到不愿意说话。

之前经历过那样的插曲,即便陆行森现在已经决定不要所谓的脸面与尊严,这会儿也分外受挫,没有心思去找话题,一路上竟然也是出奇的安静,坐公交车是三站路到,坐小轿车速度更快,只是当陆行森停好车时,就看到沈清若往这边走来。

他下意识地抬手看了一眼时间,都八点多了。

虽然知道她对于忙碌的工作也是乐在其中,但想到她这会儿才下班,他又想骂洛天远是周扒皮了。

不过他还记得自己的身份,等她走到面前来时,也只是笑着问道:“才下班?”

沈清若现在对陆行森的出现一点儿都不意外,她本身就没想阻拦他跟儿子亲近。

对于陆行森,她现在也只是把他当成前夫了。

都快四十岁了,所谓的爱恨情仇只会令人心生疲倦,很多事情不是不介意,而是算了,懒得想了,她只想放过自己,这样平和的状态更令她感到舒服。

“恩。”沈清若将还没吃完的面包重新放回包里。

陆行森很难不注意到她这个小动作,没能忍住,又问道:“你晚饭就吃面包吗?”

沈清若一愣,“这样比较方便。”

公司茶水间也给员工们准备了八宝粥、泡面这类的速食,加班更是有餐补,不过她晚上一向都吃得不多,有时候下班回来也没精力跟心思下厨做饭,都是在店里随便买个面包对付过去。

陆行森将欲脱口而出的“我带你去吃饭”给憋了回去。

憋得难受。

沈清若却没再看他,而是带着一脸疲倦的洛书颜和沈宴往小区楼里走去。

月光下,陆行森的影子都是孤寂的。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果断开车驶出小区去附近的餐厅打包了饭菜,都是她曾经爱吃的。

哪知道等回来时,居然又在楼下碰到了洛天远。

洛天远也是刚下班,临近月底,又赶上了新投资的电影上映以及季度新款上市,最近他也特别忙,有时候忙起来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同样都是老板,这会儿再看到陆行森居然有闲情逸致追求姑娘谈恋爱,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两人一起上楼。

陆行森提着打包好的饭菜,看着洛天远,沉声道:“洛总,为了员工的福利待遇,贵司也该建一个员工食堂才行,有的员工每天加班到很晚,连吃晚饭都成了问题。洛总日进斗金、财大气粗,在这方面不应该这样抠门才是。”

洛天远停下上楼的脚步,他侧过头瞥了他一眼,语气淡然:“你出钱?”

陆行森:“……”

他隐忍点头:“可以。”

洛天远不知是感慨还是讽刺,“论财大气粗,自然是比不上盛远的。只是我想,对于有的吃完饭都成问题的员工来说,她更愿意拿到一份餐补,而不是一份食堂的晚餐。”

陆行森气啊,“她晚上就吃了个面包。”

洛天远:“加班餐补是十块,一个面包三块钱。”

他停顿了一下,目光锐利,“陆总,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不将七块钱放在眼里。公司里那些加班的员工都很在意这七块钱。”

陆行森愣住。

洛天远却懒得跟他说了,快步上楼将他甩在身后。

陆行森表情不明,也不知道站了多久,楼梯间的灯也熄灭了。

他上了楼,将买好的饭菜放在门口,又敲了敲门,听到里头传来脚步声,这才转身,身形隐匿于黑暗中,慢慢地下楼。

沈宴去洗澡了,沈清若来开的门,打开门,看到门口放着东西,她蹲下来仔细一看,是打包好的饭菜,一摸,还是热乎的,她想着下班回家时在楼下碰到陆行森,便猜到这应该是他买的,她探头看了一眼,楼道里空无一人。

将这些饭菜提着进了屋子,这才发现,他买了两荤一素一汤。

打包盒上还贴着一个便利贴,上面是熟悉的字迹――

【好好吃饭。】

-

没几天后,沈清若去银行办事顺便取钱时,才发现自己的账户居然多了十二万多!

她还以为是出什么差错了,让柜员打了最近的账户往来明细表,看到这十二万多是来自户名为陆行森的账户时,她疑惑不已。

在刚刚重逢,他刚得知她还活着并且还有了小宴时,尚且没有给她支票或者转账,怎么前两天又给她打了钱?

她拿着银行回单回家,坐在沙发上百思不得其解时,正好沈宴放学回来。

沈宴见她在看银行回单,他也想看看陆行森有没有转账过来,便随口问道:“妈,你有收到十二万块钱吗?”

“你知道?”沈清若更疑惑了,当然内心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是十二万,而是十二万四千八,小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沈宴平静地点头:“恩,是我让他转给你的,我从出生到十三岁的抚养费。”

沈清若:“……?”

怎么每个字她都懂,连在一起她就听不懂了?

抚养费??

沈宴站在桌子前喝水,“妈,我只想让你过得轻松一点。”

这句话轻易地就勾起了沈清若的泪点。

要说这些年来不辛苦是假话,可哪怕再难,她也没有后悔生下儿子。

现在从儿子口中听到这样一句话,她除了欣慰,也有愧疚。

明明她也没有给他很好的生活。

“我并不是妈你一个人的责任。”

他很小的时候,就经常会听到这样的歌词或者这样的话,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是最伟大的,孩子是妈妈的全部,妈妈可以为了自己的孩子牺牲一切……

但其实他不想那样,妈妈不用伟大,只要开心就可以了。

所以,他可以主动去跟那个人要这些年的抚养费,十二万四千八对于别人来说,可能不多,可能够让他的妈妈过得更轻松,那就够了。

至于那个人的愧疚之情是否会减少,这本来跟他就没有关系,不是吗?

-

沈宴晚上睡不着,来到阳台,他房间的小阳台跟洛书颜的小阳台是挨在一起的,只隔了不到十厘米左右的距离。

他拿起笔盒冲着墙敲了几下。

几分钟之后,穿着粉色毛绒绒睡衣的洛书颜打着呵欠出来,她也站在阳台的栏杆那里,无精打采的看向他:“干嘛?”

沈宴指了指天空,说道:“看星星。”

洛书颜打了个冷颤,“这么冷,看什么星星?”

不知道是谁高贵冷艳,夏天时她拉他看星星、找北斗七星,他还说幼稚,现在居然会主动找她看星星了,好成熟呢。

洛书颜开启嘲讽模式:“也不知道谁说看星星幼稚的哦?”

沈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又认命地蹲下来,将准备好的礼物给她,她探出手就能接住。

“这什么?”

“自己看。”

洛书颜拆开纸盒子,发现里面是一个小的音乐盒。

她更诧异了:“我生日还得大半年呢。”

沈宴没说话。

洛书颜想起了被那罐纸星星支配的恐惧,又不确定的问道:“这该不会是哪个女生送给你的,你又转送给我?”

沈宴气死,伸出手,“还给我。”

洛书颜一见他这反应,将音乐盒抱得更紧,“不是就不是,我就是想问今天是什么日子嘛,要是碰上什么节日,你送我礼物,我又没送你礼物,怪不好意思的。”

沈宴嗤笑,“你还会不好意思?”

洛书颜冲他露出凶狠的表情,警告他不要阴阳怪气。

沉默了一会儿后,沈宴这才说道:“不是什么节日,就是想着你五岁时我不小心摔坏了你一个音乐盒,赔给你的。”

洛书颜震惊了,“你不会吧?认真的?”

她都忘记了有没有这件事了,他居然还记得?

沈宴嗯了一声:“赔给你的,你打开看看。”

洛书颜这才小心地打开音乐盒。

这年头的音乐盒基本上都是致爱丽丝。这个音乐盒看起来比之前在精品店看到的精致一些,不过应该也是致爱丽丝吧?

一阵熟悉的旋律传来,洛书颜微微发怔,竟然是卡农。

她看他,“现在音乐盒都改了音乐吗?”

沈宴唇角翘起,“谁知道,我随便买的一个。”

他绝对不会让她知道,他跑了好多家精品店文具店,才终于找到这么一个。

为什么不让洛书颜知道呢?

十二岁的沈宴也不知道。

-------- 以下广告更加精彩 --------

*****盛*大/棋*牌くく看书烦了,书荒的时候,消遣时光赚个小钱,浏览器打开: 666w.xyz

*****中から出てくる白濁汁,你想要的爽く片全都有,浏览器打开: 666x.xyz

最新小说: 修仙追夫记 我早就告诉过你 我给怪物做手术 我梦寐以求的金手指呀 我的文字挂 金光之我成了角龙 狂神刑天 本宫在现代养崽崽暴富了 快穿之气运掠夺者 穿书原来我是女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