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1 / 2)

在沈宴跟洛书颜下车很久以后,陆行森看着那张纸条仍旧回不过神来。

纸条上的计算公式很合理,要求的抚养费一个月平均八百块也着实出乎他的预料,他虽然对法律不太了解,不过看得出来,儿子应该是认真翻阅过相关书籍,最下面有一个合计总数为十二万四千八百块,旁边还有括号,括号里写着“由于十二年前的物价跟现在有很大的区别,故抹去四千八百块,还需要支付十二万块,之后每三年视物价以及沈宴的日常花费调整抚养费”,他一下没忍不住,笑出了声。

大概是能想到儿子在写这些东西时的神情,陆行森只觉开怀。

他重新发动车子,往这附近的银行开去。

在转账汇款时,他原本的想法是要转十二万的十倍,不过转念一想,看着这纸条,最终还是汇了十二万四千八过去。

儿子既然辛辛苦苦算了这个数字,他肯定是要配合的。

对于陆行森来说,钱只是一个数字罢了,以后他所有的一切都是留给她跟孩子的。

汇完款后,他是有些紧张的,其实之前他就想过在物质上面尽可能的弥补,只是他怕他给了,她不会接受,他更怕她会认为,他给了这些钱就是尽了责任,这些天也在纠结,儿子的这张纸条让他豁然开朗,既然是抚养费的话,她应该不会拒绝吧?

从银行出来,陆行森又将车开回小区,他知道她如果不加班的话,应该是这个点下班,可惜洛天远这个无良老板总是让她加班。

哪知道两辆车在小区楼下碰面了。

洛天远拿着车钥匙,他是回来取个人章的,没想到会碰到陆行森。

其实也不意外,这几个月里,陆行森经常会过来,不过无论是沈清若还是沈宴都当他是普通路人,并没有怎么在意。

洛天远还真有点儿疑惑。

这人都不用工作吗?如果他没记错,陆行森不是盛远集团的总经理吗,那怎么会这么清闲?清闲到让人疑惑又嫉妒。

难道这就是家族企业的特色?

洛天远只瞥了一眼那跟自己同款的桑塔纳,很快地就移开了视线,压根没有跟陆行森打招呼的意思,径直进了小区楼。

他们两个人对彼此都很不屑。大概是同性相斥,至今为止,陆行森每次来都会准备很多礼物,有给沈清若的,也有给沈宴的,连洛书颜每次都能收到不少礼物,唯独洛天远,在陆行森这里连一根毛线都没有收到。

洛天远呢,对谁都温和,总是带着笑容,一看到陆行森,就会不自觉地收敛脸上的笑意,看都懒得多看一眼。

洛天远的工作很忙,随着旗下的公司越做越大,就更是忙碌,身为决策者,他不仅不轻松,相反现在是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不过不管再忙,每个星期都会抽时间好好陪女儿,今天他是回来取章的,连饭都没顾得上吃就又回公司了。

同样的,沈清若的工作也并不清闲,尤其是最近国外订单很多,海外部的每个人都在加班,她也不例外,不过公司待遇好,加班费给得也高。

于是,晚饭就只有洛书颜跟沈宴吃,阿姨还在收拾厨房。

上次沈清若从港城回来后给沈宴报了武术班,跟洛书颜的舞蹈班在同一栋楼,现在西城刮起了培养孩子兴趣爱好的风,很多家长都会趁着孩子上高中之前给他们报班,沈宴上武术班的时间跟洛书颜恰好是同步的,基本上都是同一时间上课、同一时间下课。

由于这段时间沈清若跟洛天远都很忙,于是沈宴跟洛书颜就结伴一块儿去培训中心。

培训中心离家也不远,出门就有公交站,坐三站路就到。

小区还有别的学生也有报班,在公交车上天天都能碰上熟人。

吃完晚饭后,两人在家里休息了一会儿就准备出发了,哪知道刚下楼,还没走到小区门口,就碰到了陆行森。

陆行森早就将他们的时间摸准了,一见他们背着书包下来,立马凑上来说道:“是去上课吧?坐公交车多挤,要不我送你们过去?”

洛书颜看向沈宴。

一般这种事情都是由他来做决定。毕竟陆某人是他爸爸。

沈宴一般都不怎么搭理陆行森,不过他是个理智的少年,这小区去那个培训中心的学生也有很多,西城公交车没那么多,开得又慢,一趟没挤上去,等下一趟又得十几二十分钟,思来想去,也就没有拒绝陆行森的提议。

他迟到也没关系,洛书颜那个舞蹈老师脾气可差,不管谁迟到了总是会训斥的。

陆行森不知道多高兴,打开门让两个孩子上车以后,又问:“晚饭有没有吃饱,要不要喝点什么?不如我先带你们去麦当劳或者肯德基给你们买点薯条汉堡可乐?”

沈宴:“不用,麻烦快一点,我们赶时间的。”

洛书颜有些不忍心的扭头看向车窗外。

她有时候觉得陆某人真的是又可怜又可恨。

每次觉得他可怜的时候,她就会想起沈姨那些年吃的苦,以及沈宴被人讥笑没有爸爸的委屈。

这样一想,她就不觉得他可怜了。

陆行森便没再说话了,他将车停好,目送着两个孩子进了大楼后,便坐在车上,准备等他们下课。

他是知道的,他们都要上课一个半小时左右。

本来他是准备就在车上等的,但突然瞥到副驾驶座上的相机,顿时心念一动,就拿着相机下车了。

他知道儿子是在二楼最里头的教室学武术,拿着相机过去,站在门口就看到了穿着武术服装的儿子。

这走廊里除了他以外,一个家长都没有。

陆行森拿着相机对着沈宴咔咔咔的一顿拍。

他这相机跟别的相机不一样,按下快门时声音很小。

不过武术班本来人就少,沈宴一眼就看到贴在窗户那里往里看、往里拍的陆行森。

沈宴:“……”

他主动跟老师打了个手势,老师以为他要去洗手间,便点头同意他出去。

在沈宴出来的时候,陆行森正在低头琢磨胶卷。

沈宴轻咳了一声。

陆行森侧过头来,诧异问道:“这么快下课了?”

沈宴面色无奈:“我在上课,请你不要在这里守着,也不要拍照,会影响到其他师兄师弟的。”

陆行森尴尬,还是拿着相机走了。

他走的时候背影格外的萧瑟,沈宴什么感觉都没有,直接转身进去教室。

虽然血缘上是父子俩,但毕竟没有真正相处过,又缺席了这么多年,沈宴很难把陆行森当成爸爸,而他本人也不是那种外向的性子,即便是跟妈妈,平常也不太亲近,更别说是对着一个从未相处过的爸爸。

能够做到这样有礼貌,已经是沈宴有教养了。

陆行森走进电梯,还想着儿子说的话,也就没注意到这电梯是往上,而不是往下,等电梯门开时,他才发现自己来了四楼。

二楼主要是武术班还有跆拳道班。

三楼现在还没有对外开放,四楼都是舞蹈班。

抱着“来都来了”的想法,陆行森来到了洛书颜上课的教室门外。

教室里有几个女孩子都在跟着老师学着跳。

陆行森站在窗户外面,看着洛书颜,心情有些复杂。

虽然在港城闹了一场乌龙,但最开始他是真的以为书颜是他的女儿,那时候他欣喜若狂,也患得患失,看到她那样可爱那样爱笑,他心里也很欣慰,那会儿对书颜投入了天然的喜欢,现在虽然他知道她不是他的女儿,但每次买礼物时,总是不会忘记给她准备一份。

他拿起相机对着洛书颜多拍了几张。

洛书颜的舞蹈老师非常严格,正盯着学生们在练这几天学会的一支舞,突然不经意地瞥见外面站着一个男人,还拿着相机在拍照,她顿时就警惕起来,她名下就只有这么几个好苗子,这几个学生的家长她都见过,可外面这个人很陌生,最奇怪的是,他拿着相机拍什么拍?

舞蹈老师平常也没少听说一些不好的事。

知道这社会并不是那样太平,人贩子猖狂,就她们镇上都有年轻女人被拐卖,不止如此,还有一些人会盯上小孩,总之,这个世界的黑暗面绝不是正常人能够想象到的。

她既然是这些女孩子的老师,就必然要在家长不在的时候,保护好她的学生们。

想到这里,她走到教室门口,厉声呵斥:“你是哪个学生的家长?我怎么没见过你?”

陆行森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个陌生人这样训斥。

他皱了皱眉头。

舞蹈老师就更觉得他神情怪异,也不是哪个学生的家长,那他来这里做什么,还拿着相机往里拍,越看就越不像好人!

她鼓足了勇气,来到陆行森面前,离着几步的距离,防备的看向他:“你究竟是哪个学生的家长?”

这问题可难倒陆行森了。他倒也没脸大到会说是洛书颜的家长……

毕竟认真来说,他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

舞蹈老师见他不说话答不上来,心里更疑惑,都在想着报警流程了。

这时候,洛书颜十分无奈、无语的走了出来,她站在门口,举了举手:“老师,这是我叔叔。”

她跳舞跳得好好的,听到动静这才发现陆某人居然就站在教室门口!

还拿着个相机在拍,被老师质问了也不作声,再这么下去会被当成变态送去派出所的。

洛书颜无奈地想:……谁让这是沈宴血缘关系上的爸爸呢,谁让拿人手短,她现在手上还戴着他送的手表呢。

陆行森一听到洛书颜肯定了他的身份。

他就立马硬气起来:“我是洛书颜的叔叔,我刚送她来上课的。”

洛书颜:“……”

舞蹈老师仍然不放心,实在是陆行森的行为举止太奇怪,她盯着他看了一眼,转身走进教室,从包里拿出手机,想了想,秉着身为一位老师的职责,还是决定给洛书颜的爸爸打个电话,询问一番。

那头洛天远很快地就接起了电话。

舞蹈老师将事情简单地跟洛天远说了一遍,强调了虽然洛书颜说是叔叔,但行为怪异……

洛天远一听舞蹈老师说的,便知道是陆行森那个吃饱了撑的。

他捏了捏鼻梁,无奈地说:“梁老师,抱歉,影响到您上课了,的确是书颜的……”他顿了一下,实在不愿意承认,但又不得不说,“是书颜的叔叔,他是无业游民,喜欢拍照,总会拿着相机,您不用理会也不用担心。”

舞蹈老师:“……?”

她更担心了!

-

最新小说: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 末世大俗人 我修仙有提示语 古神养育者 贞观三百年 逆光异闻录 快穿异世逃生指南 我女友是up主 大镜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