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1 / 2)

不知道是不是有过一次经验,这一回洛书颜彻底清醒以后,没有上次那样慌张失措。

当然也有可能是梦到的这篇小说里没有谁早死吧。

洛书颜也不敢确定自己这回做的梦是不是就是现实中发生的事。虽然女主角的名字是沈清若,虽然球的名字是沈宴,但她还是不敢妄下推断。

然而等她从卧室出来,碰到同样准备下楼找水喝的沈宴时,心情顿时就很微妙了。

对于这种虐恋情深的小说,她很有意见。

尤其是她在梦中看的这篇带球跑,总结一下就是:八章半都在虐女主角,半章虐男主,最后一章欢喜大团圆。

然后作者居然标注为“追妻火葬场”??

哪里火葬场,她怎么没看见?

还什么先虐女后虐男,哪里有虐男主角啦,不说要虐个三分之二,最起码得一半一半才公平呀。

然而这都是大人之间的爱恨情仇,她就算有意见也得憋着,可最让她不爽的是,在那本小说中,作为球的“沈宴”也太可恶了!

“沈宴”明明知道妈妈独自抚养他长大有多辛苦,却在男主角爸爸出现以后,没有丝毫犹豫的、连心理挣扎都没有就轻而易举地接受了爸爸,这当然也ok,可他不应该帮爸爸追妻,好像他跟爸爸才是一伙的。

无视了妈妈这么多年的辛劳与不容易,无视了那么多年的相依为命,却转瞬就投入到爸爸的阵营中。

这简直、简直就是叉烧嘛!

太可恶了!!

沈宴刚醒来,正口渴呢,在楼梯那里碰到洛书颜,还没来得及跟她打个招呼,就见她表情变幻,一副好像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的表情。

就很迷。

“干嘛?”沈宴问她,头发还有些乱糟糟的,脸上也有睡觉时压出来的痕迹。

洛书颜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你千万不要变成叉烧,那样我就不喜欢你了。”

沈宴:“……?”

他一脸莫名其妙:“你在说什么啊你。”

叉烧是什么意思?他们前两天的确是在机场吃过叉烧饭,但那是什么意思?

有着上一次的事情作为经验,洛书颜也知道,她做的这个梦多半是真的。

其实从沈姨平常的行为习惯中就可以看得出来。

她要真的只是宁城下面小县城一个初中毕业的本地人,绝对不会养出那样的气质来。

会英语、会钢琴小提琴还会一些别国语言,在那个年代不是知识分子家里不是富豪之家,是很难做到的。不过她当时只是觉得奇怪,并没有往深了想,对她来说,沈姨不管是什么身份,那都是沈姨,是爱她的沈姨。

正是因为知道多半是真的,洛书颜才有些难受。

不只是为了男女主角之间的感情难受,还为“沈宴”的行为难受。

洛书颜抿了抿唇,轻声说:“我最喜欢沈姨,谁要是伤害沈姨,我都不答应。”

沈宴瞥她,“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洛书颜,你少看点电视剧吧。”

洛书颜:“……”

别的她也不能说。

因为她感觉到喉咙已经开始难受了,搞不好会像之前一样狂打喷嚏,或者咳嗽。

沈宴看了她一眼,大概是真的觉得她莫名其妙,便没理会她,自己下楼了。

洛书颜站在原地,后又扶着楼梯下去,她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不对,在她梦到的那篇小说里,球是七岁时,母子俩被意外发现找回家的,而且通篇小说中也没有她跟她爸爸出场,开什么玩笑,她是沈宴最好的朋友,他们两家关系那么好,怎么可能一点戏份都没有?而且,现在沈宴已经快十二岁了……跟小说中七岁被找到好像有很大的年龄出入。

到底怎么回事啊?

是有哪里不对吗?难道说梦中的那篇小说根本就和实际没有关系?

接下来一直到傍晚时分,洛书颜都在沉思中。

洛天远过来询问沈宴,“她怎么回事?感觉闷闷不乐的。”

沈宴才觉得奇怪呢,“谁知道,她刚才还冲我翻白眼。”

洛天远:“……那你得罪她了?”

在一旁陷入思考的洛书颜听到这段对话,很无语的说:“我哪有冲你翻白眼,明明是睫毛掉在眼睛里不舒服,我才那样的!别造谣。”

还翻白眼。

她只是在努力地将小说中的细节跟现实中对比,哪有美国时间去冲沈宴翻白眼。

而且!她作为他的朋友,在他还没有做出她不赞同的事情之前,她是不会不理他的……

恩,就算他做了,作为朋友,她还是要劝劝他,如果他实在听不进去,她嘴巴说干都没用,到那个时候再翻白眼也不迟!

洛书颜想不通,干脆起身,“我去找沈姨了。”

留下一大一小两个男性在原地面面相觑。

最新小说: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 末世大俗人 我修仙有提示语 古神养育者 贞观三百年 逆光异闻录 快穿异世逃生指南 我女友是up主 大镜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