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1 / 2)

沈宴带着洛书颜站在酒店门口,想起刚才那一幕仍然心有余悸。

他侧过头,见洛书颜似乎处于沉思中,又不由得问道:“真的没有碰到你吗?”

怕洛书颜是不敢说真话,便补充了一句,“别怕,马上洛叔叔跟我妈妈也来了,而且就算遇到这种事也不是你的错,你不用怕。”

洛书颜这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赶忙摇了摇头,“真没碰到我,我没骗你,我就是觉得刚才那个叔叔好奇怪。”

“变态都是奇怪的,正常人是不会理解他们的。”沈宴的脸色还是很难看。

洛书颜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我感觉他不是变态。不像那种人,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看起来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她小时候是粉雕玉琢的小可爱,现在尽管稚气未脱,可在外貌方面已经很显眼了。

这些年她也见过那些奇怪变态的大人,他们大多猥琐且胆小,只是那一双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欲念是骗不了人的,她偶尔也会看到那些人投注在她身上的眼神,好在她有自我保护意识,每天上学放学都跟沈宴一块儿,家里离学校又近,爸爸更是经常开车去接她放学,所以除了幼儿园那次被同学的爷爷摸了一下手以外,她也没有遇到不好的事。

刚才那个叔叔看起来是很奇怪,还想探出手去摸她的头,可她从他身上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对她不好的可能。

可是……

都是陌生人,他为什么会对她露出难过的神情呢?

沈宴:“人家不会把变态两个字刻在脸上,反正今天的事情要引起警惕,你是,我也是,我不该让你一个人去洗手间的。”

洛书颜听了这话心里暖洋洋的,“也不是这样啦,不过那个阿姨的手机落在洗手台上,我看到了,总不可能当没看到一样吧?”

沈宴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

不过拾金不昧这话老师们总是放在嘴上,这事情放在他身上,他肯定也会拿着手机追出去。

他本来是想好好跟洛书颜说说的,但又怕自己说得不好,会给她一种她做错了的错觉。

“恩,那怎么办呢?”沈宴也在想这个问题。

要是以后再碰到这种事,该怎么办呢。

洛书颜倒是很快地就想到了好主意,“如果是在酒店,我们就把手机直接交给前台,如果是在外面,就把东西送去派出所!”

沈宴说,“这个好,反正我们以后捡到东西,不要再追上去,我听说,现在人贩子的招数特别多,防不胜防的。”

洛书颜听到人贩子这三个字就头皮发麻,两个小孩因为这件事展开讨论商量时,一辆黑色的车停在酒店门口,坐在副驾驶座的洛天远打开车窗,冲他们喊道:“上车。”

中午他们去了一家海鲜酒楼吃饭。

洛书颜跟沈宴都喜欢吃海鲜,沈清若没顾上自己吃,倒是手不停地帮俩孩子剥虾,看着俩孩子一脸满足的样子,她心里也高兴。

不管是西城还是宁城都不临海,海鲜都是从外地运过来的,哪里比得上这边的新鲜呢。

“等下吃完饭回酒店休息一下准备退房。晚上就不住这边了。”洛天远笑,“这边还是有些吵了,风景也不怎么好,书颜,你宋叔叔在港城这边有熟人,他那个熟人在星月湾有一幢别墅,暂时借给我们住两天,听说那别墅离海也不远,明天带你们去海边玩,书颜的生日也在别墅里过算了。”

只有沈清若跟宋前进知道,星月湾的别墅是洛天远买的。

他们都以为两个小孩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洛书颜跟沈宴却对视了一眼。

中途洛书颜要去洗手间,沈宴都跟着一块儿,准备在洗手间门口等她。

洛书颜压低声音,好奇地问沈宴:“你说,我爸爸说的那个星月湾的别墅会不会就是我们家的啊?”

沈宴想了想:“有可能。如果是跟朋友借住房子,我觉得洛叔叔是不会说在人家家里办生日聚会的。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不一定准。”

洛书颜喜笑颜开。

心里美滋滋的,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听到爸爸在港城也买了一套别墅,她高兴得恨不得一蹦三尺高。

见洛书颜这兴奋的样子,沈宴都没眼看,“房子而已,至于高兴成这样?”

洛书颜轻哼,“那是你现在还没钱,你要有钱,我肯定让你去买一套房,悄悄告诉你啊,我觉得以后房子肯定会很贵很贵的。”

沈宴:“……”

两人从洗手间回到包厢,三个大人正好在聊天,宋前进说到家里一个侄女在读高三,正在为考大学的事烦恼,一见洛书颜,又用手肘撞了撞一旁的洛天远,“干脆想办法让书颜来港城念书,以后考港大,那可是好学校,反正……”

反正在港城也有一套别墅呢。

不过这话他没敢说。

洛天远还没接话,刚坐下来的沈宴就说道:“她不考港大,我们说好了以后一起考清大。”

宋前进诧异的看着沈宴。

他刚才也就是口嗨一下,毕竟还没上初中的小不点说高考也太早了。哪知道两个小孩还真想好了以后考什么大学??

现在的小孩都这样吗?

当事人之一的洛书颜一头雾水:……?我们什么时候说好了?

她在沈宴的逼视之下,总算想起了一件小事。

也就两个月以前吧,楼上的哥哥要高考,成绩很好,是准备考京市的大学,见到他们放学,也顺口鼓励了他们一下,让他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以后也考京市的大学。

回到家以后,沈宴问她,以后想考什么大学。

她哪知道啊。

明明小升初的考试还没应付完呢,谁会去想高考那么遥远的事,她就随口应了一声。

沈宴当时就说,以后考清大吧,清大好。

……

难道就这么一段对话,就让沈宴以为他们已经说好了一起、考清大??

她可不想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清大那是什么学校,那是学神们的聚集地。

她虽然成绩也好,不过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像清大这样的学校,对她来说还是很有难度,现在成绩好不代表初中高中成绩也好。

洛书颜立马补充一句:“你考清大,我烤面筋哈。”

沈宴鄙视的看她:“洛书颜,你的志向比针眼还小。”

这话说完后,他又看向洛天远,“洛叔叔,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让洛书颜跟我一起考清大的。”

洛天远觉得这话有点儿怪。

不过也知道沈宴这小孩说话经常跟大人似的,他笑了笑,“好吧,先预祝你们都考上清大。”

洛书颜:“……?”

-

回酒店以后,沈宴找到机会跟沈清若说:“妈妈,这次回去以后给我报个武术班吧,我想学武术。”

沈清若难掩诧异,“学武术?为什么?”

其实,在洛书颜这几年学钢琴和舞蹈时,沈清若也给沈宴报了书法班。

不过沈宴对此兴趣并不大,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提出要去报武术班。

沈宴也不愿说出真正的理由来。

今天在酒店发生的事情他跟洛书颜都商量好了,谁都不说,免得让大人担心。

“我就是想学武术。”沈宴心想,不学点拳脚功夫,以后碰上这种情况他都不知道该怎么保护洛书颜。

沈清若向来对儿子都是有求必应,更何况这也是好事,便没再多问,“好吧,等我们回去以后我去看看有没有好的武术馆子。”

沈宴松了一口气,又说:“最好让洛书颜也跟着我一块儿去学。”

沈清若笑,“那要看她愿不愿意呀,她现在又要学钢琴又要学舞蹈,恐怕是没时间的。”

这的确是个问题,沈宴陷入了沉思中。

上初中以后,学习压力肯定要比小学时大得多,洛书颜学了几年的舞蹈跟钢琴肯定不会就此搁置,可光是学这两样她就已经很忙了,哪有空去学武术?

还是他学吧,也是一样的。

沈清若见儿子皱着眉头在思考,不禁晃神。

小的时候儿子长得还有几分像她,现在反而没那么像了,可他长得也不是很像那个人。

回忆过去,似乎儿子长得更像陆行森已逝的祖父,她也没见过老人家几面,只在家族相册上见过陆行森祖父年轻时的模样。

如今再想起跟那个人有关的事情,已经不像最初时心会扯着疼了,只在内心深处激起一阵涟漪,最后归于平静。

唯一遗憾的是,此生第一次爱人就落了个这样的下场,让她以后再也提不起勇气接受另一段感情了。

-

陆行森是连夜赶来港城的,昨天晚上都没怎么睡,送走叶如秋以后他回到房间,终于扛不住身体上带来的疲倦沉沉入睡。

这一次,他做了个梦,一个很短的梦。

最新小说: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 末世大俗人 我修仙有提示语 古神养育者 贞观三百年 逆光异闻录 快穿异世逃生指南 我女友是up主 大镜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