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1 / 2)

从东溪别墅出来,江丞回到车上便拨通了陆夫人的电话。

“阿姨,我不知道行森有没有相信照片上的女人是沈沁,不过他有说要去一趟港城,应该是信了的,毕竟过了十多年了,人的相貌发生一点改变也是正常的。”江丞低声说,“只是我不知道行森见过那个叶小姐以后会不会如您所想。”

江丞是陆行森多年的好友,两人从记事起就一块儿玩了,现在见陆行森如此偏执,过着如同苦行僧一般的生活,他心里也难受。

所以,当陆夫人找上他,希望他能帮忙时,他没有考虑太多就答应了。

陆夫人这两年来一直都在寻找跟沈沁长相相似的人,几个月前,终于在港城找到了叶如秋,叶如秋算是目前最像沈沁的人了,在光线昏暗的地方,几乎有八、九成相像。

叶如秋的真实年龄比沈沁要小两岁,从小家境贫寒,靠母亲四处为人打工生活,几乎不费什么力气,陆夫人就打动了叶如秋,这几个月正在让叶如秋从行为习惯乃至言语谈吐方面学习沈沁。

陆夫人觉得,以儿子对沈沁的在意,这十多年来他是怎么过的,她这个当母亲的都看在眼里,现在出现了一个赝品,儿子也有可能沉迷在这种幻想中。

当然陆夫人不太看得上叶如秋这种没有家世没有背景没有学识的女子,叶如秋在市井中长大,爱慕虚荣、小家子气,陆夫人只打算让叶如秋陪在儿子身边一段时间,叶如秋并不聪明,她的本性儿子一定会看透的,到那个时候,儿子便会厌恶,叶如秋越是长得像沈沁,儿子就越容易放下。

玩腻了、沉迷够了,儿子一定会抽身的,到时候她便会给儿子重新安排一个女人,一个门当户对、符合陆太太身份的女人。

陆夫人很有把握:“我的儿子我是了解的,小沁已经死了,活着的人可要好好活着,我想,小沁在天有灵,肯定也希望行森能过得幸福。”

江丞却没陆夫人这样乐观。

人死了,她的形象便会被活人美化。如果行森真的那么容易走出来,又何必蹉跎这十来年?

不过既然拜托到他这里来了,他为了好友也要试一试,希望那个叶如秋能够让行森走出来吧。

-

洛书颜送给唐雨的磁带,唐雨特别喜欢。

之前哪怕唐雨的妈妈耳提面命,恨不得抄家伙揍她了,她也没想改掉驼背的行为,洛书颜那天说了以后,又找了好几个漂亮女明星的贴图来,告诉她,自信才是一种美,你看,这些女明星的胸也很大啊,哪里丑了,别人想都想不来,还要去做隆胸手术呢。

由于洛书颜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跟表情都很真诚,而且眼神也是艳羡的,唐雨便信了她的话。

洛书颜虽然才转学过来这边一年,但她成绩好、长相漂亮、人缘又好,是全校最漂亮的女生了,唐雨觉得,她说的话肯定是真的,想到自己也有地方令洛书颜羡慕,她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胸,就一点儿都不烦恼了,背也悄悄地挺直了。

唐雨也送了洛书颜一张音乐贺卡。

纵观学生时代的大大小小考试,小升初考试绝对不算很重要,跟中考和高考是不能比的,但六年级的学生们也知道了,下一次开学,可能身边的同学就不是原来的了,所以这阵子便流行起写同学录以及送礼物。

送的最多的礼物就是贺卡了。

有音乐的跟没音乐的是不一样的,送给玩得好的,那自然是有音乐的,玩得一般的,就只能收到平平无奇无音乐的普通贺卡。

洛书颜人缘好,收了一大叠贺卡。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沈宴也收到了很多贺卡,大多数都是女生送的。

转念一想这样的情况也是正常的,沈宴不仅长得好,还有学霸光环,有小女生喜欢一点儿都不奇怪。

这天晚上,沈宴去书店买了一张特别花哨的贺卡,听老板说是卖得最好的,他买了贺卡回到房间,正准备拿笔写点什么的,突然灵机一动,笔从右手来到了左手,他不是左撇子,想要用左手写字,就是希望洛书颜不要发现是他送的贺卡。

其实他觉得送贺卡特别无聊。

不过别的人都给洛书颜送了贺卡,她收到也很开心,那他就勉为其难的也送一份吧。

沈宴小小年纪,写字已经很好看了,就连老师都夸他,卷面整洁,令人眼前一亮。

他用左手一个字一个字的写着――

【永远开心,永远快乐。】

左手写字,跟右手写字是不一样的,沈宴就算想写好,也还是有些歪歪扭扭,不过他想,洛书颜是绝对看不出来的,这就放心了。

这是沈宴在这一年送出去的第一张贺卡,也是唯一一张。

只可惜,洛书颜收贺卡收到手软,这一张话语并不多的贺卡也没有引起她的注意,被她放在抽屉里,跟其他同学的贺卡在一块儿。

-

小升初考试的前一天要布置考场。

老师们人手不足,又习惯了将这种事情都交给学生,于是,六年级的小学生十分兴奋地搬着课桌跟椅子去往别的教室。

课桌是学校里的,有学生用削铅笔的小刀在课桌上刻了“早”字,也有些调皮的学生用改正液在课桌上写“xxx专用”。

最新小说: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 末世大俗人 我修仙有提示语 古神养育者 贞观三百年 逆光异闻录 快穿异世逃生指南 我女友是up主 大镜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