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1 / 2)

沈清若现在帮洛天远公司翻译一些文件。琴行那边她也没辞工,毕竟手上还有两三个学生,洛书颜也跟着她在学钢琴,她跟洛天远商量好了,等洛天远从国外订购的钢琴运输回来以后,她就辞了琴行的工作,专心翻译文件以及教洛书颜弹钢琴。

现在沈清若的工资很可观了,她有信心,照这么个趋势下去,不用两年,她就能将欠洛天远的钱还清。

她也明白,是洛天远给了她这份酬劳丰厚的工作,也是洛天远给了她栖身之地。

对她而言,洛天远就是她离开陆家离开京市以后遇到的最大的恩人,她无以为报,除了全心全意的照顾洛书颜以外,也想不出别的法子来回报他。

晚上,洛书颜已经回家睡下了,沈宴也早早地睡了。沈清若还在灯下认真地翻开双语词典。

她很珍惜现在这来之不易的生活,也很期待能够靠自己尽早给儿子物质更丰富的未来。

英语重新捡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她想要做得更好一点,这样才不会辜负洛天远的安排和帮忙。

时针指向十,沈清若听到了一阵敲门声,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那敲门的力度很轻,等侧耳倾听一番确认之后,这才起身来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到来人是洛天远,便松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门。

洛天远的工作忙,她是知道的。

加班到十点多钟是经常的事,不过他很少会这么晚来找她。

难道是为了书颜的事?

洛天远表情凝重:“清若,有空吗?我们出去谈谈。”

沈清若见他露出这种表情,愣怔了一会儿,“出去谈?”

现在已经很晚了。

比起合适还是不合适的问题,她更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平常在避嫌这件事上,洛天远比她更在乎。

洛天远严肃点头:“是很重要的事,沈宴虽然在睡觉,但如果他起床去洗手间听到的话,我觉得不是很好。这个点大家都睡了,我们去我车上聊吧。”

沈清若一怔,轻点了下头,拿起挂衣杆上的厚棉袄便跟着洛天远出去了。

十点多了,小区里几乎没有哪家的灯还开着,外面天寒地冻,等沈清若上了车后,这种冰锥刺骨的感觉才稍稍好转一些。

“天远,是出了什么事吗?”沈清若小心翼翼的问道。

洛天远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照片,迟疑了片刻递给她,“你看看。”

沈清若狐疑着接过照片,车内光线昏暗,她定睛一看,待看清楚照片上的人后,瞳孔紧缩,手也不自觉地微颤。

“这……”

她喉咙干涩,只觉得一股寒气自脚底升起。

洛天远看她这样子就已经捋清楚来龙去脉了,他叹了一口气,本意不是想吓她,便缓了缓语气,尽量平静地说道:“今天我跟前进出去吃饭,正好碰到了他在港城认识的熟人,叫刘中通,说是盛远集团陆总的助理,他来宁城除了给亲戚买特产以外,就是顺便找人了。他找的人是陆太太,听说好几年前失踪,之后在海边找到她的随身物品,大家都断定她是意外丧生了,”他顿了一下,“只是她的丈夫陆总不愿意接受,这些年来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在找她。”

听刘中通说,那位陆先生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去寻找,一是家中父母反对,不愿意将这件事情声张,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二则是担心陆太太如果还在人世的话,被有心人发现,反而对她的安全不利。

沈清若垂着头,洛天远也看不清她的表情。

“我没跟刘中通说我见过照片上的人,还好前进也配合,我就借来了这张照片,没有这张照片,我相信刘中通也不会绕过我们去问别人,我们跟他说会帮他去打听。”洛天远看向她,语气认真,“清若,这件事你怎么打算的,是想让他找到,还是不想让他找到?”

沈清若闻言抬起头来,却令洛天远一愣,她已经泪流满面,难掩悲伤痛苦。

“我可以不被他找到吗?”沈清若语气祈求,“我躲了这么多年,逃了这么多年,就是不想再见那些人,也不想再当什么陆太太。”

她不敢想,她不惜精心计划自己假死、离开了京市离开他身边,原本以为未来终于能过平静安稳的生活了,结果他还没打算放过她?

洛天远没说话。

在沉默了片刻以后,他说道:“这几年你过得很辛苦,我是都看在眼里的,当时我就看出来你跟其他人不同,清若,我听说,他从来没有放弃找你,也不肯接受你意外离世这件事,在海边找到你的随身用品后更是倒下,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从我了解的这些来看,我认为他心里是有你的,你也是他的妻子,你们还有一个孩子……”

在洛天远看来,沈清若实在不必这样为难自己。

她明明是豪门太太,沈宴也是豪门继承人,母子俩却还要为了生计而操心。

又何必呢?

事实上,作为旁观者,他也永远不会理解沈清若会以假死来摆脱自己的人生。

最新小说: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 末世大俗人 我修仙有提示语 古神养育者 贞观三百年 逆光异闻录 快穿异世逃生指南 我女友是up主 大镜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