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1 / 2)

孙娜回到家,满身疲倦,好像打了三天三夜的麻将。

宋新华坐在沙发上也是一脸苦大仇深。

夫妻俩坐下,在自己家里也能畅所欲言、互相吐槽,孙娜见女儿没在家,这才揉着太阳穴说道:“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今天居然还要到几岁的小孩子面前说那些话,我肯定是要折寿的。”

宋新华何尝不知道妻子被侄子安排了任务。

他叹了一口气,抚着妻子的手,安慰道:“辛苦你了。”他双眸黯淡下来,“都是我没什么本事,现在一家人都要在公司上班,不然何至于被朝阳这小子呼来喝去。”

他被自己大哥指挥也就算了,现在晚辈也能骑到他头上来,真是有够憋屈的。

可谁叫他没本事呢?

“不说这个,老公,有件事我想跟你说。”孙娜一脸正色,“今天我也算是跟那个洛天远打了交道,怎么说呢,我觉得他不像是朝阳说的普通男人,这些年我也偶尔跟着你出席饭局,也算是见了一些世面,反正我看那个洛天远很有气势,你不知道,他虽然没发脾气,可给我的感觉…………怎么跟你形容呢,很有咱爸年轻时的气势。”

孙娜说的咱爸,就是宋新华的爸爸,也是一手创立宋氏的人,好几年前便撒手归西了。

宋爸爸年轻时候也是宁城了不得的人物,他能在那个年代白手起家创立工厂谁不说他厉害?

孙娜顿了顿,她其实更想说,洛天远比宋爸爸年轻时气场更足,但想到自家老公对他爸爸的崇拜,这话又给咽了回去。

宋新华嗤笑一声:“说什么呢,朝阳这孩子也贼,他是查清楚了的,那个洛天远真只是个普通员工,可能是名牌大学毕业生,所以你才有这种错觉吧。”

孙娜迟疑:是吗?

是因为大学生的身份给洛天远镀了一层金辉吗?

可她也没少见过大学生啊。而且,她觉得宋晚晴在外面也算是见多识广,这两年身边也不是没有比洛天远外貌更出色的人,她怎么就一头扎了进去呢?

“你去给我收拾行李,我明天要去一趟深市。”

孙娜的注意力立马被转移,“怎么刚回来又要去啊?”

宋新华一脸无奈:“大哥命令的,我今年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打通笑颜时装的关系,诶,麻烦得很。”

孙娜想了想:“要不,把这件事给丢出去吧,今年你都去了好几趟深市了,要是办成了也没功劳,办不成到时候大哥又要说你没用,还不如不干呢。”

宋新华也有这个想法:“可怎么丢出去?”

孙娜美目一转便有了主意:“我跟王医生说一下,让他给你打个石膏,就说你骨折了要在家里休养,大哥总不可能骨折了还派你去吧?”

宋新华一顿,“这也行,大哥这两年越发迷信了,请个江湖人士算什么运势,结果人家说咱们宋氏今年会有一劫,从今年开始会迅速走下坡路,他就急得不行,倒是苦了我们这群人跟着瞎折腾。”

-

洛书颜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人在感情跟理智上是无法做到平衡的。

理智上,她知道以爸爸的性格,是不会把她送到堂姑那里去,更不会送她去寄宿学校,如果她今年念初中或者高中,倒是有可能,可她才六岁,上寄宿学校根本就不适合。总之,爸爸是不会为了跟宋阿姨结婚而将她丢到一边去的。

可是感情上,她听到别人说出那些话,她就无法控制自己,那种可能会被抛弃的感觉让她难受到像个真正的孩子一样大声哭泣。

哪怕那个人已经走了,哪怕爸爸把她抱回了家,屋子里只剩他们父女俩,她还是没有止住哭声。

她虽然没有带着记忆穿越,可她心里知道,自己是活了两辈子的人,在上辈子她可能有自己的父母,可能有自己的生活,只是忘记了而已,所以,一开始,她其实没有办法完全地把洛天远当成是爸爸。

都说爸爸跟妈妈的身份不一样,也许妈妈在怀孕的时候就已经对孩子有了很深的感情,但爸爸对孩子的感情是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实际上孩子对爸爸也是这样的,刚开始她不是很愿意被洛天远抱着,奶奶就笑她那么一丁点大就知道认人了,真正把洛天远当成是至亲,是爸爸,是相处了很长很长时间以后。

他待她那样好,做到了一个爸爸能做到的极致,在别的小朋友的爸爸都当甩手掌柜时,他对她尽心尽力,翻阅很多关于养育儿童养育女儿的书籍,大到奶粉品牌,小到断奶后的吃食,他通通都严格把关。每一次她生病的时候都是他守着她,她在婴孩期间,因为神经发育问题,即便很想睡整觉,也会经常性的醒来,都是他顶着黑眼圈又一次哄她入睡。

她学会爬的时候,他高兴得跟个大傻子一样,每天拿着一部老旧的相机恨不得怼到她脸上拍。

她学会走的时候偶尔会摔倒,她还没哭,他就如同运动健将飞奔过来哄她。

读幼儿园的时候,他送她过去,别的小朋友都在哭,她没哭,不过她悄悄地发现他躲在幼儿园窗户外面看她,他在幼儿园呆了一整天。

之后他发现她适应得很好时,还很失落。

他是她的爸爸,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最重要的人,如果有一天她去堂姑那里,或者去寄宿学校,他的生活会更幸福美满的话,她一定会答应的。

洛天远见女儿哭成了小泪人,抽抽噎噎的,心里更是难受。

他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因为他而让女儿受到这样的伤害。

他手足无措,却还是一下一下的摸着她的小脑袋,低声哄她:“书颜,别哭了,你看,爸爸都把那个人赶走了,她都是胡说八道的,爸爸是绝对不可能把你送走的,你是爸爸的孩子,不管是责任还是义务,爸爸都会陪着你长大。”

洛书颜哭已经不是因为那个人说的话了。

她泪眼朦胧的看着爸爸,在她刚刚能看得清人脸的时候瞧见他,还是非常年轻的小伙子,意气风发,说不出来的朝气,现在六年过去了,他从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变成了现在这成熟稳重的模样。

也许别人说得对,她真的是小拖油瓶。

“可是,宋阿姨……”

其实不是宋阿姨,应该是喜欢爸爸的阿姨们,很大可能都不会喜欢她。

她的话还没说完,洛天远就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他眼眸一沉,刚开始觉得有些事情没必要让女儿知道,现在想想,与其让那些不知所谓的人在女儿面前嚼舌根子,不如他一次性解决好,让女儿知道他的打算,这样别人说那些话时,她也有不信与无视的底气。

“书颜,有件事爸爸想跟你说,我是不打算结婚的。”洛天远慢慢地、耐心地说着,“当时你妈妈怀孕以后,我是已经准备好要跟她结婚的,但她因为一些原因决定去国外追求她自己的梦想,我很支持,我们两个人也是和平分手的,当时她跟我约定好,你归我,她以后也不会跟我争抚养权,但她有一个要求,如果我以后结婚有了自己的孩子,一定要告诉她,她到时候会回来接你。”

洛书颜傻眼了,都顾不上哭了,突如其来听到这么一件事,她都惊呆了。

原来还有这么一出?

“当然,我结婚或者不结婚,跟她这个要求没有太大关系。当爸爸责任很大,偶尔我听到谁家的孩子出事了,谁家的孩子溺水了或者走丢了,我晚上都会睡不着,有时候还会偷偷去房间看你,看到你我才放心,你现在六岁了,这六年里爸爸其实也有觉得累的时候,但对于爸爸来说,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我怕有一天我结婚了,如果又有了另外一个孩子,我会偶尔忽视你,这是我无法容忍的事。”

最新小说: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 末世大俗人 我修仙有提示语 古神养育者 贞观三百年 逆光异闻录 快穿异世逃生指南 我女友是up主 大镜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