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1 / 2)

洛书颜没疯,一觉睡到太阳高高挂起。

洛天远双休日是不用上班的,一大早就出去给女儿买早餐,小城人不多,这一块的街坊四邻都认识他,他昨天还是开着小轿车回来的,这人刚从楼里出来,还没走到小区门口,便被洛奶奶以前的老闺蜜王奶奶拦住了。

王奶奶是这一片的大嗓门,早上才从儿子那里听说洛天远买车,早餐都没顾上吃,也没心思去打太极拳,这就过来堵人了。

她确实是在问洛天远,可无奈当了好多年老师了,嗓门早就念出来了,跟人说话都跟要吵架似的,更别说现在也上了年纪,耳朵不如以前好使……

于是,群众们要么在唠嗑,要么晒衣服,随着王奶奶的一声“怒吼”,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天远,你买车了?听说十几万,你哪里来的钱!!”

小区就这么大,一传十、十传百,今天大家都知道洛天远昨天开了辆小轿车回来。

有几户人家私底下都在嘀咕,这是发大财啦?

洛天远也想借人民群众的嘴巴洗清发达的嫌疑。

他点了下头,手里还拿着搪瓷缸,准备打豆浆的,“是买车了,不过是二手的。”

这话一出口,别的老太太老阿姨们都凑了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的,都在问怎么回事,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冲洛天远甩来。

无奈之下,洛天远只好简洁地说道:“十四万买的,公司给了一些补贴,我自己借了点,”他顿了一下,“然后把隔壁那套房子卖给沈宴他妈了。”

听到后面那一句,老婶婶们惊呆了。

在大家心里,不到十万火急时,那是绝对不能卖房子的,现在卖房买车?怎么越听越不得劲了?

瞬时间,大家看向洛天远的眼神也变了。

王奶奶更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你卖房买车??!”

好了,多亏王奶奶的大嗓门,现在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洛天远是卖了房子买车的。

王奶奶是看着洛天远长大的,小时候他还总来她家里吃晚饭,跟自家侄子一样亲,好友去世以后,她也存了照顾这对父女的心思,平常做了什么好吃的,总是会送到洛家去,现在听说洛天远卖了房子买车,王奶奶双手颤抖,好像下一秒就要晕过去。

其实如果洛奶奶还在世,并且也不知道儿子有多少钱的话,听到这消息也会背过气去。

好在洛天远也是个有眼色的,赶忙上前扶着王奶奶,将昨晚跟洛书颜说的那些话,又说给王奶奶听。

吃瓜群众一听他的打算,眼神又一次变了,不过从刚才看败家子的变回了从前看别人家孩子的。

是啊!既然有这么好的门路,那买车这是不算亏,放在眼前那肯定让人肉疼,可长远的看,那是稳赚不赔的!这天远小子的脑子怎么这么灵通呢?

见王奶奶的气顺了,面上表情也好了,洛天远笑道:“姨,您家里要用车就跟我说一声,只要我跟车都有空,肯定给您当司机!”

“天远,我呢,我家呢?”

“是啊,谁家没个用车的时候,天远,你可别忘记婶子!”

王奶奶听了这话却不高兴了,一叉腰,挡住别人的路,“说啥呢,用车不要钱的呀?天远买这车可是花了十四万,那是小轿车,可不是你家里的牛车三轮车,跟人借三轮车都得提上一刀肉吧?”

说到要花钱,老婶婶们就不说话了,个别两个胡搅蛮缠的也忍不住说道:“都是街坊邻居的,这还要钱啊,帮个忙的事。”

洛天远表面上很无奈,对于这档子事,男人不好计较,可笑意却不达眼底。

王奶奶吵架也不含糊,“行啊,你家电视机搬我家借两天呗,都是街坊邻居的……我看你家自行车也挺好,借两天呗。”

……

…………

洛天远好不容易脱身,在街对面买了油条跟包子,又去豆浆摊打了一缸子香喷喷的豆浆。

王奶奶的儿子跟洛天远也是朋友,个人能力不突出,工厂下岗以后没了着落,洛天远知道他心眼不多、为人老实,便介绍他去了公司的后勤部,清闲工资也不算低,洛天远现在也在敦促他学习财务内勤这一块,有让他转为财务的打算,王奶奶并不知道洛天远是幕后大老板,只当洛天远在公司费尽心思的为儿子铺路,心里不知道多感激,此刻有人想要占洛天远的便宜,她立马化身为护崽的母鸡,谁向前一步,她就啄谁。

在洛天远出去买早餐时,洛书颜也起床了。

小学生的作息十分规律,晚上九点睡觉,早上七点起床,她今天是赖床了。

最新小说: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 末世大俗人 我修仙有提示语 古神养育者 贞观三百年 逆光异闻录 快穿异世逃生指南 我女友是up主 大镜世界